山东百圣源

山东百圣源
山东百圣源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营销公司

 

国内部

电话:0631-5921002

传真:0631-5921431

邮箱2:15806316799@139.com

 

国外部

电话:0631-5921397

传真:0631-5925036

SKYPE:baishengyuan1956

QQ:1597589852

邮箱:bsy@baishengyuan.cc

山东百圣源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
/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一个“症状”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一个“症状”

【概要描述】2020年农历春节前,中美两国用一小时的签约仪式,宣告中美长达两年的“贸易战”暂告一段落。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订,并不意味着中美关系就“高枕无忧”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一个“症状”

【概要描述】2020年农历春节前,中美两国用一小时的签约仪式,宣告中美长达两年的“贸易战”暂告一段落。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订,并不意味着中美关系就“高枕无忧”

详情
2020年农历春节前,中美两国用一小时的签约仪式,宣告中美长达两年的“贸易战”暂告一段落。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订,并不意味着中美关系就“高枕无忧”。
第一阶段协议意味着什么?未来,中国和美国这一全世界最重要、最强大、最有活力的两大经济体之间的关系,将何去何从?
CDF Insight在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签约之际,推出系列专访。邀请多次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中外方代表,为您详解中美经贸关系未来走向。
马丁·沃尔夫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1
中美贸易谈判:
有协议显然比没有好
CDF Insight:中美已于1月15日签署第一阶段协议。您此前一直在关注中美贸易谈判事宜,就目前而言,您如何评价这份协议?
沃尔夫:对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我有三个主要的观点。
首先,有协议显然比没有任何协议要好得多。这表明两国有合作的能力,也表明双方有互相妥协的能力。
在我看来是个好的现象,比双方贸易摩擦继续加剧、继续累加关税要好,看到两国将达成这项协议我感到很高兴。
第二,这项协议的作用非常有限,并不足以解决美中两国过去几年在贸易、科技、投资等领域的重大分歧。
相关问题的未来还不明确,因此也很难确定这项协议是否会解决中美关系的遇到的问题。
第三点,这项协议到底会将中美关系引向何方。除了贸易谈判方面,宏观层面上的中美关系会去向何处?
还有一个基本的问题,面对中美贸易关系未来的不确定因素,两国经济最终会有多大程度上的“脱钩”?
总的来说,我很高兴看到两国将签署这项协议,但是我认为协议本身并不会在解决中美问题上给出特别明确的方案。
1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约仪式
CDF Insight:在过去两年中,“不确定性”成为了两国关系的关键词。这种不确定因素还将继续存在吗?
沃尔夫:是的,目前经贸协定对中美关系的改变还处在一个初期阶段,不太能预见最终的结果。在这种背景下,不确定因素还将继续存在。
但我认为这项协议至少起到了一个“重新校准”的作用。
所以如果你是投资者、或是一家公司,并且对贸易感兴趣的话,应该做出长期的决策,斟酌一下自己应该投身中美贸易的程度。
因为现在美国企业想要同中方或在中国开展业务,中国企业同样也想和美方或在美国开展业务,科技行业更是如此,但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也依然存在。
CDF Insight:有人担心如果中美双方不能很好地执行第一阶段协议,就会对第二、第三阶段协议造成影响。您如何看待这种担忧?
沃尔夫:我不认为实践和讨论是孤立的二者。重要的是说到做到,并且开展切实的探讨,找到二者的契合点。
美国有一些人认为中国做出各种承诺,但并未真正履行,但我认为中国也会有人对美国持有一样的看法。
1
沃尔夫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
所以这需要双方的努力。
现在中国如此强大,又在政治经济制度上和美国存在一些差异,仅仅这些就已经让双方步履维艰了。
世界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也未曾有过“全球经济”的局面和那么多政治经济体制各不相同的大国。这是全新的挑战,没有人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CDF Insight:现在中美都面临巨大压力。比如美国某些参议员认为这项协议代表美方“投降”了,有些中国人认为中国总是在满足美方的要求,这会伤及中国的企业和农民。双方都认为自己为这项协议做出了足够的妥协。在这种情况下,您对两国有怎样的建议呢?
沃尔夫: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不难。总体上来说,协议内容需要足够的细致,好让人们理解双方所达成的共识,同时遵守这些共识。
本质上来看,达成协议就是要在双方之间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重要的是要让双方都认同协议内容,并感受到对方在认真地履行。
从另一方面看,任何协议都不可避免地要牺牲掉某些人的利益,以追求更大的利益。
中美关系:
贸易摩擦只是一个“症状”
CDF Insight:在您看来,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中美关系有何变化?
沃尔夫:从某种层面上看你的思考方向是对的,但是我会反向考虑这个问题。
我认为贸易摩擦很大程度上是由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经济关系变化引发的。也就是说,不是贸易摩擦导致了变化,而是变化导致了贸易摩擦。
那么是什么样的变化呢?我认为主要有两方面。
首先,最根本的是美国经济体制各方面的变化。
这是整体上的变化,而不仅仅是特朗普,只是这些变化是从特朗普当选后开始而已。贸易摩擦和科技摩擦只是这种基本变化引发的“症状”。
本质上看,美国现在对中国产生了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是美国主要的挑战者,也是主要的战略竞争者。
这种观点就是在这五六年前出现的。后来奥巴马政府推行“重返亚洲”战略,这种观点就明显增多了。
我对此观点不会做出对错的评判,只是想陈述一个事实:人们担心中国成为美国各个领域的竞争对手,尤其是经济方面的竞争对手。这是一个观点上的巨大变化。
第二个变化就是美国人观念上的变化。
中国不仅仅是美国的竞争者,还是一个有着截然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的竞争者,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如此。
另外,还有特朗普这一角度。
特朗普认为,在任何贸易关系中,只要美国陷入赤字,就会对美国造成不好的影响。特朗普定义一个贸易关系好坏的标准就是美国是否处于贸易平衡或顺差的状态。因此他认为中美贸易关系非常地不公平。这些观点引发了中美贸易摩擦。
另外,美国目前还尤其关注中国贸易政策的某些具体方面。
所以,贸易摩擦只是上述问题的结果,不仅仅和贸易有关,而是有更宏观的因素,贸易摩擦只是一个“症状”。
总体上看,美方还有很多根深蒂固的疑虑。
我认为,我们应该把贸易摩擦看作是美中复杂紧张的关系中的一个重要方面,不要孤立地看待贸易关系。
同时,消除贸易摩擦也不能单靠解决贸易问题来完成。
就算解决了贸易问题,中美关系也无法回到七八年前的状态,因为两国关系还包括其他诸多方面。
贸易非常重要,但贸易并非问题的全局。中美两国已进入一个新时代,必须找寻新的方式处理两国关系。
但我个人还没有考虑清楚应该采取什么方式。
CDF Insight:最近,越来越少看到人们像几年前那样非常乐观的谈论中美关系了。
沃尔夫:就算人们对中美关系有些悲观看法,也不是贸易摩擦导致的。
因为贸易摩擦只是一种“症状”。如果只和贸易有关,从技术层面来讲就不会没有解决的办法,只是解决起来比较困难而已。
CDF Insight:您认为“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这样一种比喻依旧适用吗?
沃尔夫:这个问题很有趣。我认为这个比喻既恰当又不太恰当。
中美两国通过贸易逐渐相互依赖,这种依赖对两国的企业和经济都非常重要,对中美关系的发展也起到重要作用。
如果将它比作一艘船的压舱石的话,我觉得从一个方面讲是对的。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如果人们认为某个贸易是“不公平”的,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贸易往来越多,可以引发不满情绪的经济活动就越多。
也就是说,经贸往来越多,摩擦就会越多,一旦“超载”,船只就有可能“倾覆”。若是“压舱石”没有起到稳定船只的作用,那么巨浪就可以将船掀翻,而“压舱石”本身的重量也会加速船只的倾覆。
这就是贸易的复杂之处。
我们无法确定它是否真的会起到“压舱石”的作用,是能稳定中美关系,还是会起到相反的效果,因为摩擦涉及诸多方面,与贸易、投资、科技、知识产权等都密切相关,无法尽数解决。
所以我认为两国的这种相互依赖具有两面性,虽建立起了更加紧密的联系,但是也催生了一些摩擦,而且不能确定哪一方占比更多。
重塑信任:
关键在于中国经济改革走向
CDF Insight:在当前局势下提升中美之间互信,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沃尔夫:这个问题和中美双边关系联系不大,主要取决于中国的变化,也取决于美国和西方内部的变化。国家内部的改革与进步和国际关系的发展紧密相关。
外界人士和像我这样的“观察者”并不能清楚地看到中国经济未来会如何发展,但在中美关系中,中国经济改革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中国的经济体制会不会继续保持现在的状态?
我认为大致保持现有的状态是一种比较合理的选择,就是保持现有这种混合的经济模式,一部分私有制、一部分公有制、国家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问题永远都会有,这是国际关系中的常态。一个明智的政府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尽可能预见问题,问题出现便及时应对。
中国会继续发展,变得越来越重要,越来越有影响力,所以我认为有两个问题至关重要:
第一个问题是中国未来将如何发展?
第二个问题是随着中国的发展,会不断出现新的问题,中国有没有可以避免这些问题的方法?
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中国能否提出一种世贸组织的新型谈判模式,来应对诸如中国在世界中的角色,或中国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关系等重大问题。我认为中国有能力,可以在多边格局中有所作为。
CDF  Insight:您是否有注意到,根据《金融时报》报道,中美会在近期重启战略与经济对话?
沃尔夫:我也关注到了这一点。
CDF Insight:您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目前的战略对话同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时期所开展的对话相比有何不同呢?
沃尔夫:我更感兴趣的是双方决定开启对话的做法本身。
我认为保持对话是好的。特朗普政府做了很多蠢事,其中一个就是停止对话。但对话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很大程度取决于参与讨论的人,以及他们行使怎样的权力。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邮箱:bsy@baishengyuan.cc

地址: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崮山镇宝源路

TEL:0631-5921002 5921397

FAX:0631-5921431(国内) 5925036(国外)

鲁ICP备0500528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威海

山东百圣源
山东百圣源